? 網站首頁 | 信息報送 | 加入收藏
教育
動態
教育資訊 教學研究 教育科研
教育技術 教育考試 教育資助

政務
公開

機構信息 信息公開 網上辦事
政策文件 公告公示 局長信箱
特色
欄目
教育專題 黨建園地 民辦教育
集中采購 學區地圖 違規整治
?
站內搜索:
?
今天天氣:
?
?
首頁>>教育動態>>校園風采
?
金師附小校長俞正強:我從心底里感激這5個學生!

發布日期: 2019-06-28 09:13 信息來源:金師附小 作者:俞正強


  浙江省特級教師俞正強在《俞正強:低頭找幸福》一書(郭華主編、王永紅編著)的訪談錄中,講了本次推文的5個小故事。每個小故事都讓人覺得溫暖又引人深思。俞特說,不是非要很熱愛教學才能教好,“只要有責任感就能教好書”。

  俞正強

  特級教師,金華師范附屬小學校長,著有《低頭找幸福》《種子課》等,《小學數學教師》封面人物。

這5個學生對我影響很大

  一個人的成長是由許許多多幫助支撐著的,在成長中給我幫助的、讓我感恩于心的人太多了,而每一個幫助都重要無比。

  一開始應該說我的父母給了我很大的影響,是他們養育并支持我選擇教書的。而我能夠堅持在教學崗位上耕耘并樂此不疲,應歸功于我的妻子,她的信任與關愛是無與倫比的。要知道,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小學老師娶妻是比較困難的,而我的妻子是女教師,美麗而書香,屬于很吃香的。但是,如果說到課堂教學,我覺得學生對我影響是非常大的。

故事1:老師,你進步了嗎?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我教書的第三年,教四年級。那時,我做班主任,每個學期結束的時候,我都喜歡問小朋友一個問題:“一個學期下來了,你跟我說說你有什么進步啊?”我要求每個人最多說一兩分鐘小朋友們就說呀說。一個小女孩舉手,我把她叫起來,我問她:“你有什么事啊?她說:“俞老師,我不敢說,我說了怕你不高興。哎,我看還是不說算了。”我說:“不可以的。我們之間還有什么不可以說的呢?俞老師對你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你們也應對俞老師這樣。”于是她就問:“俞老師,那你說說,一個學期下來,你有什么進步啊?”哎呀!本來是我問小朋友的問題,結果她這么反過來一問,嗬!那些小朋友的眼睛就像放電一樣“刷”地射過來了。我感覺就好像有很多燈聚焦在我身上,那時我有種發昏的感覺。所以,我發現老師有一個誤區,老是想著問學生:你進步了沒有?其實,我們經常忘記問自己:“我進步了沒有?”

  我當時就有發昏的感覺,心想今天完了。這個班我帶了一年了,小朋友都很喜歡我。那時我想,如果我的進步不大,只是一點點的話,小朋友聽了,可能就對我不感興趣,就沒有那么喜歡我,不再佩服我了,那肯定是不可以的。如果說進步很大,可我又覺得自己也沒有很大的進步啊,畢竟這才是我教書第三年。正好,那節課也快結束了,我就耍了個滑頭,對學生們說:“時間差不多了,讓老師把這個問題作為家庭作業帶回去,明天向大家匯報,好不好?”小朋友們很不情愿地搖搖頭。哼哼!他們其實也很喜歡看老師的笑話的。(呵呵)

  那天晚上,真的,我人生當中第一次認真思考這個問題,我進步了沒有?作為老師,我一年應該有哪些進步?作為一名老師,我怎么向學生交代?那時不像現在這樣提倡教學反思,也不講什么專業發展,一般教師教書也就是求個養家糊口,不怎么想個人的發展問題。啊——,這個孩子給我提的這個問題給我印象太深刻了。

  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節課就是數學課。一上課,我就對學生說:“同學們,你們昨天問的那個問題還記得吧?”“記得!”學生們回答得很響亮。“那你們說說看,俞老師這學期有什么進步,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有啥進步。”我問他們。然后,有的學生就說:“俞老師,我發現你的普通話進步了不少,以前你講課有好幾句話我們聽不懂,現在就能全部聽懂了。”有的說:“你還有一個進步就是,以前有打罵我們的時候,現在不打罵了,還經常搓搓我們的腦袋這讓我們很舒服。”……

  我聽學生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真的很感動。我說:“我教你們一年了,昨天你們提的問題,我老實跟你們講,我想了一個晚上力。我說: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進步了。但是今天你們講了我這么多的進步,老師很感動。你們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老師其實也是要進步的。”

  教學相長,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我從心底里感激我的學生。就這個故事,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就是“老師,你進步了嗎?”。

故事2:如果你能讓他們忘記吵,算你厲害

  還有一個事情,也很能說明這一點:是我的學生讓我進步。

  小孩子嘛,上課總是要吵的。那時我也年輕,上課一遇到學生吵,我就很生氣。后來,我想了一個辦法,不是上課他要吵,要打斷我上課嗎?我就給他們立了一個規矩:上課講話不要緊的,但不要吵到讓我停下來維持課堂紀律。讓我停下來也不要緊,但不能讓我一堂課上停三次(因為這樣就沒法上課了)。如果停三次的話,那我就罰全班放學后在教室里靜坐15分鐘。這是我跟他們講好的,他們也沒其他好的解決辦法。可能想想也是應該的。課堂上這么吵,那些想學習的學生也是很煩的。

  有一天,真的有個小朋友讓我一堂課上停下來三次。我說:“好,第三次停下來了,要組織紀律啊。今天放學后,大家要留下來靜坐。”到了下午,學生們就乖乖地留下來靜坐了。那天我很得意,覺得自己的這個辦法很聰明。

  等我讓他們回家的時候,一個小朋友拿著一個作業本過來了。“咦?”我很驚訝,“你怎么把作業拿來了,你們今天又沒做作業。你為什么把這個本子交給我?”她說:“俞老師,你看看,你看看。說完,她就跑走了。她走后,我打開作業本,一下子就看見她在本子上寫了這樣一句話:“老師,您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這怎么會是浪費時間呢?我在這個孩子的作業上批復:“好的紀律是好的學習的前提,可愛的小姐!”第二天她給我的回復是這樣寫的:“俞老師,如果你能讓他們忘記吵,算你厲害!”唉,我當時看了這句話,馬上就有一種很復雜的感覺,這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我覺得學生看不起我。她的潛臺詞好像是:“你有什么了不起?你有本領,就讓學生忘記吵。”那天我想了很多。

  她給我的警示是:老師啊,不要憑著自己的權威一味地要求學生“你要聽,你要聽”,你有沒想過,你講得好不好聽。如果你講得不好,你憑什么要求學生?這件事對我的教育實在是太大了。我以前從來沒這樣反思過。我總是認為,學習是學生自己的事情,學不學都是學生自己的事情。反正我上課是很認真地去講的,你不聽就是你的責任。這種思想其實是很不對的,作為老師,讓學生在課堂上忘記吵是他的一個重要任務。因為學生還是孩子,不是大人,他們的自律能力很差,他們,是要吵的,要動的。如果教師講得很精彩,他們就會在課堂上忘記吵,講得不精彩他們才會吵。

  像這種情況,有的老師可能把作業本一扔說她兩句也就過去了。我呢,可能就有這么一種素質,愿意接受學生的幫助。這個關鍵事件給我的影響是:以前我只想著應該怎樣上課,現在我想的是應該怎樣把課上好。

  所以,我說是誰在幫助我成長,是學生。學生始終是我們的老師。他們就在突然之中像一道閃電裂開了你的腦子讓你一下子得到不少感悟。這種感覺有點像佛教的“當頭棒喝”,讓你醍醐灌頂。

故事3:老師,我想不出你好在哪

  我覺得影響我成長的關鍵的人和事,基本上都來自學生。

  我第一批學生中有一個孩子,有一次回來給我講:“俞老師,我回去老是對爸爸說你很好。”這個孩子的爸爸在報社工作,孩子老說俞老師好好好,講得多了,他爸爸就問他:“你們俞老師到底好在哪里呀,咱們給他寫篇報道吧。”他對我說:“俞老師,昨天晚上我想了一個晚上,我想不出你好在哪里呢!”我說:“不會吧。我怎么不好了?”他說:“是啊。我老說俞老師好,真去想的時候,卻想不出你好在哪里了。”我說:“你說說看。”

  他說:“第一,你有沒有備課到深夜?”我說:“沒有。”“第二,你有沒有帶病堅持上課?”我說:“沒有。”“第三,你有沒有打雨傘送我們回家?”我說:“也沒有。”他說:“所有好的事情你一樣都沒有呢。”(呵呵)

  哎呀,這個學生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他說:“反正在你身上找不出一點好的東西來。你呀,衣服亂穿,字也亂寫,有時還批評我們,但是你說怎么回事呢,我們就是覺得你挺好的,可又說不出你好在哪里。”

  那么,到底什么樣的老師是一個好老師呢?所以,那次,這個學生給我的感悟就是,老師不要在學生面前塑造這種形象:備課到深夜,堅持上課香倒在講臺上。這個形象一定要改變。

故事4:吃大餅的故事

  還有一個關鍵事件,影響了我對數學的理解。2007年《人民教育》第7期發表了我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不讓一個學生落后”。在那篇文章開頭,我講了一個故事。這個學生是我第四批學生中的一個。這個小朋友人長得很漂亮,就是讀書不好。

  一天,我讓這個小朋友做一道題。這道題很簡單,題目是這樣的:××牌52型拖拉機一天耕地150公頃,問12天耕地多少公頃?就這么個題目,她不會做。她先是把三個數字乘起來。我說:“你錯了。”她就訂正,把乘法變成除法。我說:“你又錯了。”她又訂正,把除法變成加法。我一看就覺得這個學生是在瞎猜。她不會思考。有些小學生就是這樣的,今天課堂上講了乘法,他就認為今天的題目肯定用乘法,要是講了除法呢,他就用除法,一點都不動腦的。

  我說:“你過來,我給你打個比方。比方說你每天早上吃兩個大餅,5天吃幾個大餅啊?”這和那個題目的性質是一樣的嘛!要不就換成學號,我問她:“你是幾號?”“我16號。”她說。“哦,那就是16號同學每天早上吃兩個大餅,5天吃幾個大餅?”16這個數字在這里是沒用的,是個代號而已。然后,這個小朋友卻說:“俞老師,我早上從來不吃大餅!”

  當時我還以為她是開玩笑呢!那天我的心情也比較好,本來可以一句話丟過去:“你開什么玩笑,我現在叫你做數學,你以為我是在跟你講吃大餅嗎?”我沒有這樣做,而是接著問她:“那你早上喜歡吃什么?”她說:“我都是吃粽子的。”我說:“那好,這很簡單啊,我問你,你每天早上吃兩個粽子,5天吃幾個粽子啊?”呵呵,這個小家伙,她很認真地想了一想。我想,你這么認真,應該把問題解決了吧。她說:“俞老師。”我說:“哎,你說。她說:“俞老師,我兩個粽子吃不下去的哎!”“那你每天能吃幾個粽子?”她說:“一般都是媽媽給我買一個,我只吃半個,剩下的我都扔掉了,我不喜歡吃。”我說:“好的。”我想這個題目可能是做不下去了。為什么呢?因為半個是0.5,0.5×5,這是小數乘法啊這個知識點還沒學呢。我說:“你每天吃半個,那你5天吃幾個粽子?”然后她說:“吃兩個半。”“怎么算出來的?”“兩天一個,5天不就兩個半了嘛!”你說這個學生笨不笨,一點都不笨,聰明著呢。然后我就思考一個問題:其實我們這個學生不笨啊,但她為什么又連一道很簡單的題都不會做呢?

  所以,后來我就開始思考學生的學習準備問題。我現在的觀點是:當一個小學生的思維發生困難的時候,一定是在學習準備上出問題了,而不是智力有問題。她的智力絕對沒問題。我就再接著思考一個問題:她為什么會這樣呢?學習好的人,你問他/她一個問題:每天吃兩個大餅,5天吃幾個大餅?他/她絕不會去思考這兩個大餅是不是我吃的。他/她不會陷進去。在他/她的眼睛里,不管這兩個大餅是誰吃的,馬上就能抽象出來了。而我這個學生為什么這么“笨”呢?她沒抽象出來,陷進去了:“我怎么能吃得下兩個大餅呢?”“我沒吃大餅啊?”她把數學忘記了。這就是問題了。

  這個小朋友就把自己陷進去了,她老是想“我每次吃兩個大餅”這些問題。這些人在思考數學問題的時候,往往被非本質的東西迷惑了。為什么會是這樣的呢?就是她對信息的捕捉和別人不一樣。理解能力強的學生,能馬上把非本質的無關信息濾掉。數學就是數學,數學是講量的,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與常理無涉。而有一部分孩子就不知道,老是琢磨“兩個大餅能吃得下嗎,可能嗎?”這類非數學的問題。后來,我告訴她,她的毛病在哪里她為什么數學學不好?因為她不是用數學的方式去想問題。兩個大餅拿來了,這只是一個比方啊,兩個大餅可以,兩個粽子也可以,兩根油條也可以呀!你要“刷”地一下子把這個“2”提取出來,這就是數學。我很耐心地給她補課,就講這個東西,其他的都不講。這個東西理解了之后呢,其他的東西也就慢慢地通了。這個事件讓我對小朋友的數學學習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故事5:老師,你為什么要我去補課?

  一段時間,一位分管教學的副校長,把全面提高教學質量作為中心工作任務來抓。當時她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在每天放學之后,把學習困難的學生集中在一起再學習半小時。因為學校比較大,每個班規定只能送6名成績不夠理想的學生,每個年級組織成一個班。

  有一天放學后,我聽見自己班的教室里有哭聲。我忙跑過去,看見一位本該去補課的學習困難生很傷心地在那里哭。我問她被誰欺負了,哪里痛了,家里發生什么事情了……問了很多我認為值得她哭的理由,可是我越問她哭得越響。

  看看沒效果,我只好拿出老師的架子來“教育”她:“五年級的學生了,不要一味地哭,要學會表達,好不好?”過了一會兒,這個孩子抬起頭,滿眼是淚,幾乎是憤怒地瞪著我:“你為什么要讓我去補課?”我一聽,覺得挺奇怪,對她說:“補課有什么不好,你成績還差啊。”我一說完,她就對著我喊:“可是我不想,難道只有這樣補課才能進步嗎?!”看著她一臉的委屈與憤怒,我再也說不出話了。

  至今我還記得那時我的驚愕與迷惑,我讓她先回家,讓我想想。我發現我們老師是經常犯錯誤的,而且很多錯誤犯得理直氣壯。比如組織學生補課這件事,我們自以為是好事:學習有困難,學校安排補課,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可我們并不了解,這樣的好事往往是一件令學生傷心的事。在我們的思想中有一個誤區,以為自己認為的好事對學生也一定是好事。于是,把我們的想法作為一種事實強加給學生,而沒有去思考學生怎么想,這是一種多么霸道的錯誤啊。我們老師其實經常傷害學生的,害了學生不說,還自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學生好。有了這個理由,教學中的很多錯誤便心安理得地發生著。

  事實上,學生的很多想法與成人是有區別的。這種區別是大多數學生所不敢表達的,是大多數成人所不曾體會的。所以,以后,我在學生學習發生困難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那位學生的質問:只有這樣補課才能進步嗎?是的,應該有更多好的辦法,需要我們用心去尋找。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8 金華市教育局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浙江省金華市教育局    網站標識碼:3307000043
備案序號:浙ICP11026158號    建議IE8,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本網站    技術支持單位:浙江正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江西多乐彩视频开奖